魅力海口
东寨港见证巨变
来源:南海网-海口旅游网 作者:单憬岗实习生张凡 时间:2015-3-16

  原标题:海口东寨港见证地质巨变:七十二村庄惨烈沉陷


 

  地震引起的陆地沉陷(网格线地带为地震时陷落,斜杠地带为地震后陷落)。徐起浩供图

  地震后陆地沉陷(虚线为今东寨港海湾)。徐起浩供图

  航拍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天然红树林形成的小岛。李幸璜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单憬岗实习生张凡

  2015年3月6日,我省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独立跨海桥梁工程——铺前大桥正式开工。这座连接海口与文昌两市的大桥横跨东寨港海湾,让两岸演丰镇和铺前镇的民众将可以实现驱车直线往来。这座还未落成的大桥,不仅牵动两岸万千百姓的心,也牵出一段山崩地裂的历史——

  1605年7月13日晚9时至11时,一场后来被认为是迄今这是华南地区毁坏性最严重的地震,也是中国地震史上惟一的一次导致陆地陷没成海的大地震——“琼北大地震”。

  因为这场地震,以及这场地震之后的陆地不断下沉,让琼东北的最大河流及其几条支流消失,河湾成为海湾,让“桑田”变成了“沧海”,成全了那个千古成语的确切表达。

  站在海口市曲口港向东方瞭望,只见海天一色,渔民们驾着小舟来往穿梭,捕捞海里的鱼蟹。而400多年前的琼北,这片海洋还是小桥流水、炊烟袅袅的美丽田园。

  据海南省建设科技委员会专家库专家王家道介绍,1605年震级为7.5级的琼北大地震,震中位于琼山区演丰塔市(北纬20度,东经110.5度),震源深度15公里。这次地震波及的范围很大,北部跨越南岭直至湖南临武县、广西桂林,东北至粤东惠东县、潮州市均有震感。

   惨烈地震

  自1605年7月13日地震发生后到次年的元月,有记录的较强余震17次,其中10次属破坏性地震,3次地震级估计为6级。

  如今,当地村民世代相传,地震之前演丰和铺前是陆路相连,中间只隔着一个河道,人们来往非常方便。410年过去了,当年的灾难已变为残破的记忆。这场大地震过后,72座村庄和千顷田野颓然陷落,山化海、人为鱼,伤者十之八九,小溪般的东寨河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据王家道考证,此次地震陆陷成海遗迹的部分达百余平方公里,包括72个村庄,其间的房屋、坟场、碑记、桥、良田耕地、盐田、树林,甚至东寨港——铺前港的一条较大河流以及它的支流等,沉入大海,形成世界罕见的“海底村庄”。唯一“幸存”的是,距文昌铺前镇1.5公里的琼山区北港岛、浮水墩沉而不灭,孤浮海面。

  对于这次大地震,多个史料包括《琼州府志》、《琼山县志》和《文昌县志》等均有记载:“万历33年5月28日亥时大地震,公署民房崩倒殆尽,郡城中压死者几千。”“官房、民舍、祠堂、城廓、坊表等倒塌殆尽,田地陷没者不可胜记。”这次巨变,天翻地覆,琼北地区多家族谱也记载了此事,轰轰烈烈,惨烈至极。

  《饶氏族谱》:“……明万历年间地震,沉陷七十余村,今北乡湾等处即其湮。”

  《林氏族谱》:“……明万历三十三年,东西桑田变海,茔域尽归荒渺……”

  《郑氏族谱》:“……明万历三十三年间,天祸演顺二图。其地震支,忽沉有七十二村。聚居者,悉被所陷;外出者,方免其殃。惨哉,山化海,为演顺无殊泽国,人变为鱼,田窝俱属波巨……”这些族谱深刻而又如实的记录了历史往事。

   山川巨变

  说起琼北大地震很多人都不陌生,但是说起东寨河,这条曾经琼东北最大的河流,很多人却一无所知。正是因为地震及其后的地质陷落,让这条河流大为缩短,最终被更名;它的一些支流则分别升级,从东寨河的支流上升为独流入海的河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广东省地震局退休研究员、地震地质专家徐起浩曾考证大量有关史料并几次考察东寨港地区。他为读者详细描述了这次大地震带来的山川巨变。

  他考据史料后认为,我省的志书反映了当时东寨河支流三江水(今珠溪河)的变迁情况。明正德(1506一1521)《琼台志》记载:“三江在县(文昌)西北一百三十里南溪都,水源有三,一自抱虎山,一自水北都,自焚艛岭,各流至韩家村合人铺前港”。

  而地震过后的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文昌县志》则记述:“三江水在城北壹百贰拾里,其源一出冯银坡,一出水北都,一出高墩,会流陆拾余里,由铺前港入海。”

  仅从志书文字的记述就可以发现,三江水少了一条支流。史料和地图说明,源自水北都(今锦山镇附近),冯银坡市(今冯坡镇或抱虎山)的两支流,大震前后基本相同。另一支流大震前源自焚艛岭,按历史地图位置和文字记载,在今东寨港东北,珠溪河以北的铺前镇附近。这条支流在大震后清朝以来的史料再未提及,地形图上也无明确显示。史料记述,大震后的三江水与文昌县城的距离较大震前南移约5公里,其位置正好是现今珠溪河西南的部分东寨港。由此可见,这条支流要么因大震而堙没,要么因大震陷入如今的东寨港大海里。

  而由于东寨河主干道不断下沉,最终形成东寨港,原本汇入东寨河的珠溪河、演丰东河、演丰西河等支流,都变成了直接流入大海的河流。而东寨河则大为缩短成为如今的南洋河。

  琼北大地震带给人类巨大变化,海南岛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风土人情的塑造,都是琼北地震后的新生希望。而沧海桑田的地质巨变,则是塑造东寨港地区生活百态的真正源头。山化海,溪成洋,这也许就是自然的震撼。

   震后地陷

  徐起浩认为,虽然地震时的破坏特别大,但造成上述地质巨变并非仅仅地震当时就形成的,而是前后上百年地质沉陷的结果。

  据何氏家谱记述:“(朝昭)公自艛祖以前原住罗亭(即今东寨港内罗亭坡小岛)南,因万历三年(1575)四月初三午时水溺土陷,艛祖溺死时母彭氏孕公在腹,援茅屋流过东岸得生,公遂居墩头寻迁上园”。据现东寨港北部塔市村老人反映,祖辈传说1605年大地震前,海边沿岸已发生了缓慢下沉,海水逐渐浸淹北部海岸和东寨河沿岸的土地和房屋,人们逐渐把海边和河边的祖坟和住房往内陆迁移,这种下沉持续一段时间后,爆发了1605年琼州大地震。

  徐起浩实地考察表明,琼北大地震后东寨港继续以较大的幅度下沉,主要表现在:海岸不断后退,海堤隔数年就必须整修加高;明、清以来和近期的很多房屋、坟墓、耕地、桥梁、水井等被正常湖水或高潮水淹没;红树林向陆地方向延伸。

  大震后,由于东寨港继续下沉,沿岸陆地经历着陆地-半草地-草地-红树林沼泽区-浅滩的演变过程,港湾中出现一些新的河流,沿岸一些高地逐渐成为港湾内小岛,由于海水冲刷,使小岛快速缩小,最后终于演变成浅滩沉到海面以下或被冲刷殆尽。东寨港逐年扩大,由琼州大地震加宽了的东寨河终于演变成今天壮观的港湾。

  历史资料和近期地形图资料也反映了东寨港的这一演变过程。在清康熙、道光年间文昌县地图上东寨港是用河流表示的,清康熙时的北港和琼山县陆地基本相连,北港以北还有大片陆地,清咸丰《琼山县志》载北港已经“四面环水”,成为海岛了。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广东海图》记述铺前港:“港口有大沙滩二处,居港中近口外者,阔约五里,在内者阔约二里,滩上有村名北港”。现今北港岛长、宽不到1公里,可见从光绪十五年以来,北港岛面积缩小一半以上,并且另一个“在内者阔约二里”的大沙滩现已不复存在。

  光绪二十三年《广东舆地全图》中北港岛西南尚有数块总面积达1平方公里的陆地小岛,南部是河流。据1930年《海南岛志》载的东寨港地图和1935年的地形图,南部已成港湾形态,北港西南的小岛在图中也仅能用草地表示。道学村北部原来标示的大片草地、半草地,在1962年的地形图中已经成为沼泽区,1975年的地形图中则明显反映了东寨港面积扩大,北港等小岛面积进一步缩小的情况,北港西南用草地表示的小岛,图中已无明显反映了。

  “野外调查和琼州大地震后的历史地图,都清楚地反映了大震后东寨港的下沉及由河流形成港湾和由窄变宽的演变过程。”徐起浩认为,总而言之,琼州大地震主要是造成铺前港及附近海边沿岸较大面积沉陷,大震后东寨港地区继续缓慢下沉,东寨港的形成就是琼州大地震后长达几百年由河流变港湾长期、缓慢的演化过程造成的。
 

  海口东寨港见证地质巨变:七十二村庄惨烈沉陷
  琼北大地震成因揭秘:地质运动、海峡底质不稳定
  再现四百年前的琼北大地震救灾:修建费主要来源于募捐

  琼北大地震遗产:北港是1605年中幸存“独岛”

  文昌铺前出行史:从一叶扁舟到一桥飞架

  海南汉语教师志愿者赴泰国支教:“苦行僧”般的经历

  海南“景德镇”:龙塘制陶远去的千年盛景

  东寨港见证地质巨变:

  山化海溪成洋七十二村庄惨烈沉陷


  地震引起的陆地沉陷(网格线地带为地震时陷落,斜杠地带为地震后陷落)。徐起浩供图

  地震后陆地沉陷(虚线为今东寨港海湾)。徐起浩供图

  航拍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天然红树林形成的小岛。李幸璜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单憬岗实习生张凡

  2015年3月6日,我省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独立跨海桥梁工程——铺前大桥正式开工。这座连接海口与文昌两市的大桥横跨东寨港海湾,让两岸演丰镇和铺前镇的民众将可以实现驱车直线往来。这座还未落成的大桥,不仅牵动两岸万千百姓的心,也牵出一段山崩地裂的历史——

  1605年7月13日晚9时至11时,一场后来被认为是迄今这是华南地区毁坏性最严重的地震,也是中国地震史上惟一的一次导致陆地陷没成海的大地震——“琼北大地震”。

  因为这场地震,以及这场地震之后的陆地不断下沉,让琼东北的最大河流及其几条支流消失,河湾成为海湾,让“桑田”变成了“沧海”,成全了那个千古成语的确切表达。

  站在海口市曲口港向东方瞭望,只见海天一色,渔民们驾着小舟来往穿梭,捕捞海里的鱼蟹。而400多年前的琼北,这片海洋还是小桥流水、炊烟袅袅的美丽田园。

  据海南省建设科技委员会专家库专家王家道介绍,1605年震级为7.5级的琼北大地震,震中位于琼山区演丰塔市(北纬20度,东经110.5度),震源深度15公里。这次地震波及的范围很大,北部跨越南岭直至湖南临武县、广西桂林,东北至粤东惠东县、潮州市均有震感。

   惨烈地震

  自1605年7月13日地震发生后到次年的元月,有记录的较强余震17次,其中10次属破坏性地震,3次地震级估计为6级。

  如今,当地村民世代相传,地震之前演丰和铺前是陆路相连,中间只隔着一个河道,人们来往非常方便。410年过去了,当年的灾难已变为残破的记忆。这场大地震过后,72座村庄和千顷田野颓然陷落,山化海、人为鱼,伤者十之八九,小溪般的东寨河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据王家道考证,此次地震陆陷成海遗迹的部分达百余平方公里,包括72个村庄,其间的房屋、坟场、碑记、桥、良田耕地、盐田、树林,甚至东寨港——铺前港的一条较大河流以及它的支流等,沉入大海,形成世界罕见的“海底村庄”。唯一“幸存”的是,距文昌铺前镇1.5公里的琼山区北港岛、浮水墩沉而不灭,孤浮海面。

  对于这次大地震,多个史料包括《琼州府志》、《琼山县志》和《文昌县志》等均有记载:“万历33年5月28日亥时大地震,公署民房崩倒殆尽,郡城中压死者几千。”“官房、民舍、祠堂、城廓、坊表等倒塌殆尽,田地陷没者不可胜记。”这次巨变,天翻地覆,琼北地区多家族谱也记载了此事,轰轰烈烈,惨烈至极。

  《饶氏族谱》:“……明万历年间地震,沉陷七十余村,今北乡湾等处即其湮。”

  《林氏族谱》:“……明万历三十三年,东西桑田变海,茔域尽归荒渺……”

  《郑氏族谱》:“……明万历三十三年间,天祸演顺二图。其地震支,忽沉有七十二村。聚居者,悉被所陷;外出者,方免其殃。惨哉,山化海,为演顺无殊泽国,人变为鱼,田窝俱属波巨……”这些族谱深刻而又如实的记录了历史往事。

   山川巨变

  说起琼北大地震很多人都不陌生,但是说起东寨河,这条曾经琼东北最大的河流,很多人却一无所知。正是因为地震及其后的地质陷落,让这条河流大为缩短,最终被更名;它的一些支流则分别升级,从东寨河的支流上升为独流入海的河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广东省地震局退休研究员、地震地质专家徐起浩曾考证大量有关史料并几次考察东寨港地区。他为读者详细描述了这次大地震带来的山川巨变。

  他考据史料后认为,我省的志书反映了当时东寨河支流三江水(今珠溪河)的变迁情况。明正德(1506一1521)《琼台志》记载:“三江在县(文昌)西北一百三十里南溪都,水源有三,一自抱虎山,一自水北都,自焚艛岭,各流至韩家村合人铺前港”。

  而地震过后的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文昌县志》则记述:“三江水在城北壹百贰拾里,其源一出冯银坡,一出水北都,一出高墩,会流陆拾余里,由铺前港入海。”

  仅从志书文字的记述就可以发现,三江水少了一条支流。史料和地图说明,源自水北都(今锦山镇附近),冯银坡市(今冯坡镇或抱虎山)的两支流,大震前后基本相同。另一支流大震前源自焚艛岭,按历史地图位置和文字记载,在今东寨港东北,珠溪河以北的铺前镇附近。这条支流在大震后清朝以来的史料再未提及,地形图上也无明确显示。史料记述,大震后的三江水与文昌县城的距离较大震前南移约5公里,其位置正好是现今珠溪河西南的部分东寨港。由此可见,这条支流要么因大震而堙没,要么因大震陷入如今的东寨港大海里。

  而由于东寨河主干道不断下沉,最终形成东寨港,原本汇入东寨河的珠溪河、演丰东河、演丰西河等支流,都变成了直接流入大海的河流。而东寨河则大为缩短成为如今的南洋河。

  琼北大地震带给人类巨大变化,海南岛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风土人情的塑造,都是琼北地震后的新生希望。而沧海桑田的地质巨变,则是塑造东寨港地区生活百态的真正源头。山化海,溪成洋,这也许就是自然的震撼。

   震后地陷

  徐起浩认为,虽然地震时的破坏特别大,但造成上述地质巨变并非仅仅地震当时就形成的,而是前后上百年地质沉陷的结果。

  据何氏家谱记述:“(朝昭)公自艛祖以前原住罗亭(即今东寨港内罗亭坡小岛)南,因万历三年(1575)四月初三午时水溺土陷,艛祖溺死时母彭氏孕公在腹,援茅屋流过东岸得生,公遂居墩头寻迁上园”。据现东寨港北部塔市村老人反映,祖辈传说1605年大地震前,海边沿岸已发生了缓慢下沉,海水逐渐浸淹北部海岸和东寨河沿岸的土地和房屋,人们逐渐把海边和河边的祖坟和住房往内陆迁移,这种下沉持续一段时间后,爆发了1605年琼州大地震。

  徐起浩实地考察表明,琼北大地震后东寨港继续以较大的幅度下沉,主要表现在:海岸不断后退,海堤隔数年就必须整修加高;明、清以来和近期的很多房屋、坟墓、耕地、桥梁、水井等被正常湖水或高潮水淹没;红树林向陆地方向延伸。

  大震后,由于东寨港继续下沉,沿岸陆地经历着陆地-半草地-草地-红树林沼泽区-浅滩的演变过程,港湾中出现一些新的河流,沿岸一些高地逐渐成为港湾内小岛,由于海水冲刷,使小岛快速缩小,最后终于演变成浅滩沉到海面以下或被冲刷殆尽。东寨港逐年扩大,由琼州大地震加宽了的东寨河终于演变成今天壮观的港湾。

  历史资料和近期地形图资料也反映了东寨港的这一演变过程。在清康熙、道光年间文昌县地图上东寨港是用河流表示的,清康熙时的北港和琼山县陆地基本相连,北港以北还有大片陆地,清咸丰《琼山县志》载北港已经“四面环水”,成为海岛了。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广东海图》记述铺前港:“港口有大沙滩二处,居港中近口外者,阔约五里,在内者阔约二里,滩上有村名北港”。现今北港岛长、宽不到1公里,可见从光绪十五年以来,北港岛面积缩小一半以上,并且另一个“在内者阔约二里”的大沙滩现已不复存在。

  光绪二十三年《广东舆地全图》中北港岛西南尚有数块总面积达1平方公里的陆地小岛,南部是河流。据1930年《海南岛志》载的东寨港地图和1935年的地形图,南部已成港湾形态,北港西南的小岛在图中也仅能用草地表示。道学村北部原来标示的大片草地、半草地,在1962年的地形图中已经成为沼泽区,1975年的地形图中则明显反映了东寨港面积扩大,北港等小岛面积进一步缩小的情况,北港西南用草地表示的小岛,图中已无明显反映了。

  “野外调查和琼州大地震后的历史地图,都清楚地反映了大震后东寨港的下沉及由河流形成港湾和由窄变宽的演变过程。”徐起浩认为,总而言之,琼州大地震主要是造成铺前港及附近海边沿岸较大面积沉陷,大震后东寨港地区继续缓慢下沉,东寨港的形成就是琼州大地震后长达几百年由河流变港湾长期、缓慢的演化过程造成的。
 
琼北大地震成因揭秘:地质运动、海峡底质不稳定

  断裂层交错、地质运动、海峡底质不稳定

  琼北大地震成因揭秘


  海口市演丰镇东寨港林市村附近的琼北大地震遗址。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单憬岗实习生张凡

  当时光退回到410年前,1605年,明万历皇帝朱翊钧已经在位3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一场触目惊心的巨变在琼北书写。琼北大地震起因究竟如何,我们至今都在探索。经过数十年的研究,专家们观点逐渐趋于一致。

  琼北地区断裂密集

  “地震的发生是地壳变化运动的表现,是地球物质发生形体改变,地壳岩层破裂错动(位移)产生一种能量释放的结果。”海南省建设科技委员会专家库专家王家道说。

  王家道认为,从区域地质构造条件来看,海口琼山地区位于琼北断陷盆地,其基底主要受近东西向展布的澄迈马袅—文昌铺前活动断裂构造所控制,均为新生代以后形成的新构造。东寨港位于海南岛的东北部,总体呈(西北偏北,东南偏南)走向,曲口半岛由西向东将东寨港分割成外湾和内湾,外湾称铺前港,内湾为东寨港。铺前港湾北部与琼州海峡水域相通,口门附近有北港岛。从地质方面看,铺前港位于断裂层边缘,地形平缓,地质较软,是泥沙堆积出的港湾。

  “这样的地质构造原本就较为脆弱,且地震带位于断裂层,加大了地质结构的压力,强烈的冲击断层碰撞会造成大面积范围的塌陷。”王家道说,琼州海峡主要有三组断裂系,其中两条断裂是东寨港区域的主要断裂,就是这两条断裂带构成了东寨港的断裂构造格架。

  他介绍说,据近期技术勘探报告称,铺前跨海大桥桥址附近还有近东西向的富昌—群善村断裂。这一断裂是一条规模大、切割深的断裂。该断裂的分段差异和活动强度差异,在走向上显示了东强西弱的特点。在这条断裂上,历史上发生了1605年琼山7.5级、1618年老城5.5级、1913年海口5级以上等破坏性地震,是琼北地区最重要的一条控震构造。

  “琼北地区断裂密集,是琼北地区的首要地质背景。”王家道说。

  2007年7月,中科院南海所边缘海地质重点实验室张振克教授带着学生在东寨港野菠萝岛附近的红树林岸滩上,利用重力采样器钻取了258厘米的岩芯,运到南京大学分析中心对其进行了沉积物元素的地球化学分析。由此发现,海中沉积物以粉砂猫土为主,质地细腻,偶尔可以见到碳屑和贝壳残片。上部有红树林根系层,但没有见到明显的红树林根系层发育。根据专业技术勘探,铺前港外湾沉陷幅度小,沉陷的幅度约为2米。岩心下部均出现红色的风化壳,类似埋藏的砖红壤土层,出现的深度在2米上下,应该属于地震陷落前的表土。

  “这样看来,质软的内地层结构及以含有多气孔的玄武岩为主的岩石,是琼北地震区的基础地质条件。”张振克说。

  三因素促成地震

  1985年4月,国家地震局在海口召开了“1605年琼山地震讨论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教授、学者和专家共54人参加了会议。海南行政区政府负责人雷宇和陈英豪分别与会议代表会晤和参加了会议。

  中国地震局震害防御司原司长、研究员卢寿德当时参加了这次讨论会。据他回忆,在这次讨论会上,先后有20位专家报告了他们的研究成果。他们深入讨论了琼北大地震的有关问题,并进行了野外考察,广泛地交换了各自的研究成果和心得。通过讨论,专家们对有关这次地震的几个基本问题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意见,为正确地评价海南岛的地震危险和总结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强震构造的特征提供了宝贵资料。

  “首先,关于震中位置,多方面的研究工作表明,此次地震的震中在海口东部。”卢寿德介绍说,当时有专家主张位于东寨港西南侧的陆地上,也有专家认为震中可能位于东寨港以北的海域中。

  震级是讨论的另一个热点,经过深入探讨,通过对历史资料的详细分析,对地震影响场衰减距离的反演,对余震分布范围的计算,对地震地质条件的调查,以及与国内其他震例的对比,大家基本一致认为这次地震的震级为里氏7.5级,震中烈度为10级。

  而对于地震的发震构造,多数专家认为,北北西走向的东寨港—清澜港断裂带是琼北地震的主要发震构造。地震地质调查和地球物理探测均已证实东寨港的东、西两侧均有断层分布,使该区形成地堑构造。另有专家认为,与上述断裂带斜交的北东东向断裂也对地震的发生起了重要作用。

  琼北地区的地震活动一般较浅,多为10km-15km。强震大多分布在琼州海峡南部地区,其中最大的地震就是1605年的地震。根据研究,这次发震的机制是在西北方向的压力作用下,海峡南缘断裂和铺前—曲口断裂易于发生错动,导致琼山一带地面发生差异升降运动。而琼北地震则是这次构造演变的结果。

  除地质活动外,海峡底质的不稳定也是诱发地震的导火索,琼州海峡中的断层所构成的沉积块,常常会造成重力位移,或在风暴、海流作用下而发生崩塌。断裂层作为首要背景,质软的内地层结构作为基础条件,不稳定的区域成为诱发线,1605年的琼北大地震就是因此而形成。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前因后果,这三者恰恰构成了起因的交集。

  卢寿德认为,对琼北地震的研究还表明,由于琼北地区的特殊地质、地貌条件,同一地区的地震效应存在显著差别。为此建议今后应对大型建设工程和重要城市开展地震危险性分析和小区划工作,以保证工程建设的安全和提高经济效益。

   地震可能激发海啸

  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所引发的海啸,令人印象深刻。因此,很多人都好奇,琼北大地震是否引发了海啸。

  对此,广东省地震局退休研究员、地震地质专家徐起浩曾做过专门研究后认为,琼北地震可能激发了海啸。

  1976年他首次对琼北大地震极震区陆陷成海进行了实地调查,收集了民间多本记载这次地震陆陷成海的家谱、族谱,并首次在海南岛东寨港退潮后的海底发现了大量陆陷成海的房屋、坟墓等各种废墟。1984年他再赴东寨港等地考察多处陆陷成海废墟及其有关断裂构造,收集了大量历史资料,研究了这次大震陆陷成海的构造成因和东寨港在这次地震中和地震后的形成和变迁。他对东南沿海海岸带历史地震和古地震调查较多,认为我国东南沿海由历史地震和古地震导致的海岸快速下沉曾发生过多次,它们都可能伴随海啸,其中就包括琼北地震。

  “地震引发海啸要具备3种条件。”徐起浩介绍说,一是震级足够大;二是海底迅速发生构造位移,而且有比较显著的竖直位移;三是有足够的水深。这些是近海和远洋地震造成的地震海啸的重要条件,其中足够的水深才能形成波长特别长的大浪,传递到海岸地带形成巨浪,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他分析称,1605年琼州大地震震级大,达到里氏7.5级;近岸海底及与海底相连的部分海岸陆地发生迅速的构造位移且竖直位移显著,造成大面积陆陷,海水突然涌向低洼的海底和陆地,淹没大量的耕地、房屋。虽然海岸带不具有近海和远洋中那样达百米、千米或数千米的水深,但根据调查地方志记载及当地村民世代传说,现今东寨港当时除中部有一条北西走向通往琼州海峡的河流(即东寨河)外,大部为海拔高于0米的陆地或海拔数米的相对高地,北侧与东寨港相连的琼州海峡同震下沉处部分水深可能达数米至数十米,地震突然发生时陆地同时下沉,深达数米数十米的海水急剧地涌入凹陷地区,对原来极限风暴潮都不能到达的东寨港地区和琼州海峡沿岸的村庄、耕地进行强烈的冲涮,这本身就是海啸破坏的特征;大量的海水突然快速涌入凹陷地区,必然造成凹陷外的海岸边的大量海水快速后退,而后浅海的海水又大量涌入补充退却的海水,造成对沿岸的强烈冲涮,这也是海啸灾害的特征;涌入凹陷内的海水碰到凹陷内及边缘的障碍物时必然又使原来的势能转化为强大的动能,海水上涌,冲涮未沉没于海的沿岸陆地。

  “这个过程就像把暖壶里的水快速地倒入桌上的空碗内,水不仅对碗底冲涮,而且会飞溅出碗外冲涮桌面一样。”他认为,这样的过程与远洋及近海海啸的生成具有相同的或相似的机理和灾害效应。琼北地震生源地就在与海相连的海岸地区,生成的海啸虽然不具有类似印度洋大海啸一样的长波,但直接作用于海岸,对海岸的破坏也会比较大,只是海啸作用的范围小些,往往只涉及极震区及其附近的地带,地震海啸过后海水不会大部自行退去,而可能是长久地或永远地占有原来的陆地,“就像琼北大地震陆陷成海地区过后410年至今海水未退出。”

  他认为,史料没有详细记载1605年琼州大地震的海啸灾害,其原因可能是当时人们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陆陷成海的沉溺灾害上。由于现今东寨港内淤泥较厚,地震后410年来东寨港长期缓慢下沉导致面积扩大和演变,寻找钻孔位置和布设钻孔困难较大,至今未能靠钻孔获得这次地震的海啸沉积样品。
东寨港出海口处北港岛的居民,出入交通要靠船只。张茂摄

  海口演丰镇林市村一带琼北大地震遗址。退潮时,海底村庄露出水面。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单憬岗 实习生 张凡  地震之后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涉及到民生、国家发展的方方面面。410年前的琼北大地震发生后,官方和民间都扮演怎样的角色,做出什么反应,以及各个阶层究竟谁才是抗震救灾主力,他们以何种形式来应对危机?今天进行回顾,有助于当代人加以汲取经验教训。

  “琼北大地震发生时地裂山崩、建筑物倒塌、民众生命伤亡惨重、财产损坏严重,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但是当时的救助还是有一定力度的。”暨南大学教授刘正刚专门研究了琼粤地区明清时期的地震历史,他介绍说,当时地方官府在地震之后采取的赈灾措施,往往是先向朝廷上报灾情,请求朝廷赈灾,同时也会开仓赈济灾民,帮助灾民重建家园,“明清时琼粤地区最大的地震是1605年琼州大地震,此次地震造成了陆地下陷,村庄被淹,震后重建则显得尤为重要。”

  琼北地震影响严重

  在古代生产力低下的时代,1605年里氏7.5级的琼北大地震带来的破坏可想而知。

  地震专家任葆德讲过一个故事。当时在文昌有一个叫罗亭坡的地方,是今天东寨港东侧一个小岛,与大陆仅隔着一条小河,叫东溪。岛上原来住着柳、何、陈、萧、符等姓人家。琼北大地震时,罗亭坡陷入海中,人被溺死,幸存者逃亡他乡。当时何氏家族有一人,地震时尚未出生,地震发生时他母亲怀着他游过东溪,生下他后迁居上园村。柳氏家族也有一人叫“祥公”,地震时水溺土陷,地崩田沉,他侥幸逃出,移居排沟村。因此,震后只剩何氏、柳氏两姓继续繁衍,而其他三姓则后继无人。

  这次地震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亡,古往今来,众说纷纭。如《万历实录》在综述雷、琼、桂平等郡“至有……官民半死者。”康熙《琼山县志》记载“城中压死者数千”,而《琼郡志》则作“琼民压死者千百计。”近年来有的研究者认为“琼山城及其附近地区死者十之八九。”史料中记载琼山附近的文昌为“压伤人畜”,澄迈“死者数百”,而临高、定安则无伤亡记载。从史籍可见地震伤亡最重者为琼山县。

  但刘正刚分析多方数据后认为,若地震时“官民半死”或“死者数千”(琼山)或“死者数百”(澄迈),其伤者按常理为死者之倍或数倍,那么琼山城的伤亡人数可达万余、澄迈则亦应超过千人。但史载当年琼山府城住的大多是军队及其家属,城乡比例不可能很大,因此这种说法不可信。“地震时正值炎荒盛夏,更无瘟疫等次生灾害的记载,故伤亡不可能很大。”

  但琼北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在医疗水平、繁衍能力低下,劳动力稀缺的古代社会是重大打击。1605年大地震,琼北诸县建筑物破坏情况是严重的。当时琼北地区建筑物抗震性能差,少数较正规的房建规制与内陆略同,但为防风不高敞,而且多有柱(石、木而作),围墙、间壁墙和山墙都是碎石用泥瓮成。富贵人家加以石灰,而大多数普通人户,用料差、施工粗糙,墙体用玄武岩碎块垒成,这种建筑物是没有多少抗震能力的。

  偏远琼岛

  游离中央赈济体系外

  “古代灾祸较为频繁且发展落后,为了应对突如其来的灾荒,在长期经验的积累中,官方救济制度已相当完备。”刘正刚说,到明清时期,从报灾到勘灾,再到审户和贩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救灾体系。地震发生后,官方的救助措施按时间的先后分为报灾、勘灾、审户、赈济等几个程序,在这个程序中以赈济最为核心。赈济的内容则分为蠲缓、调粟、散米、施粥等。有时会根据受灾情况严重与否,简化某些步骤,达到效率最大化。

  地震发生之后,官方救助的第一步便是地方官员的上报,这也是现在了解当时地震的一个重要来源。面对地方官员的灾情奏疏,中央王朝大致可分为两种态度,一种认为应该引起警觉,以防意外发生。另一种态度则不以为然,特别是发生在偏远的海南的地震。官方救助对于偏远地区的灾祸,有时会出现官僚君主制欺下瞒上、办事拖沓、朋党比奸的弊病。

  因此,在具体实行过程中,当时琼粤地方官员的措施基本是以镯缓和散米的方式。总体而言,明清广东地区地震发生后中央的救助苍白而无力,多数地方官员的上报中央政府几乎没有回应。面对震后满目疮痍,人民生活无着,社会动荡等一系列问题,地方官员在灾后重建,稳定社会秩序方面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因此也得到了时人的拥戴。1605年琼山地震后的重建过程,更能证明官方救助的史实。

  地方政府与社会力量

  联合救助

  大地震对琼山县造成了非常大的破坏,无论是官衙、庙宇、学校、桥梁等等都废之一旦。在琼北大地震发生以后,艰巨的重建任务凸显在当地政府和百姓面前。据刘正刚介绍,这次重建中,在地方官吏带领下,地方官吏、士绅和普通乡民齐心协力,修建所需费用主要来源于官员捐俸、乡绅出资募捐,而重建周期一般比较长,各类建筑都是陆续修缮完成。有的甚至到康熙年间才修筑完毕,时隔近百年。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官员基本上是灾后重建倡导者或者捐建人;在重建过程中,基本是在原地修复。

  刘正刚总结了琼山县1605年地震后受破坏建筑物的重修比较详细的记载。他举例说,例如县署是知县龙时雨重修的;县学因地震“庙堂尽圯”,“署县通判吴俸捐俸修建”;儒学因地震“庙堂门庑斋阁半倾,三十四年府署雷州推官高维岳重建明伦堂,创文会馆于文庙之右。三十六年知府倪栋重修庙庑及门垣”。

  其实,琼山县的重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澄迈、临高、文昌等县的重建也基本如琼山县一样,主要是县治、学校、寺庙、桥梁等公共建筑。特别要提出的是,在这次重建过程中,地方官绅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如前文所提及的琼州府署府事同知吴钱写到“职犹以为一方偶难耳,随即斋戒修省,捐俸赈给,清刑狱,缉抢掠,平米谷之价,禁排夫之借,令其毋信讹言,毋轻移徙,自力葺补,争坐存活,以需上恩蠲赈,庶几调剂万一。”

  特别要提出的是,在地方官绅及乡民在积极的重建过程中,琼山县却没有得到中央朝廷的赈济。据杨玉林、时振梁《1605年琼山地震的历史记录》一文指出:“在《万历实录》和《明史》中,于琼山地震当年及以后的几年中都没有赈恤这次地震的记载,各地方志有关记载中也未提及当朝有赈恤这次地震之事。各方推测,很可能是因为按当时的规定,外官只有总督、巡按御史、监察御史才能向皇帝直接上奏。而地震时广东巡按的缺员未能补上,以致地震灾情未能报给当朝,但这种猜测毕竟未经证实,突显出当时的政府对边疆地区管理的懈怠。琼北地震后,由于官方救助的不及时,还引起了历史上海南地区的矿工和黎人骚乱。

  由此可见,灾祸发生后,社会救助就成为了救灾源头并且产生了重要帮助。震后救助无论在古代还是发展迅速的现代社会都显得尤为重要,地震无情,人间有爱,也许就是如此,时空在变,沧海桑田,不变的是心中的真情与感动。
历史·幸存者·遗产


  北港岛是1605年琼北大地震的“幸存者”。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海口市演丰镇曲口古航道码头,至今仍是曲口和铺前之间水上通道的起点。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刘笑非

  北港是1605年琼北大地震中幸存的“独岛”,虽然行政区划上隶属海口,但面积仅仅6000亩的北港岛,显然还不是北港人生活的全部,海对岸的铺前,才是他们生活的重心所在。

  从海口市演丰镇林市村的龙尾石桥上,北望烟波浩渺的大海,而身后的东寨港,红树林郁郁葱葱,一艘艘渔船带着希望出海,一艘艘渔船满载渔获而归。多少人为了一见“海上森林”不远千里而来,多少人为了一尝地道实惠的海鲜驱车而至。

  大自然给予了这里馈赠,却也曾给这里带来过灾难。410年前的明朝万历年间,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地震,改变了这里的样貌。据史料记载:“大地初如奔车之辗,继如风揖之颠,腾腾掣掣……寝者魂惊,醒者魄散……”

  涓涓细流的东寨河,连同周围的72座村庄和千顷田野颓然陷落,山化海、人为鱼,伤者十之八九。河流成港湾、桑田化沧海。一次地震改变了琼北的地貌,也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

  传说的虚幻与现实

  “海底村庄?谁不知道啊!那里边宝贝可不少呢!”走在演丰镇东寨港沿岸的村子,只要提起海底村庄,不管是出海经验丰富的船老大,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水手,总会用这样的句子来回答你。而村子里到处可见的一些石制摆件,则更用事实告诉你村民们所言非虚。

  每一个在东寨港靠渔业为生的村民,都多多少少从水里捞出过各式各样的“收获”,从做工精致的小瓷器,到雕刻粗犷的石像,东寨港的这片水域,连同神秘的海底村庄,似有说不尽的故事。

  “要想去看看海底村庄,就到汕尾头找黄宏远。”想去海底村庄一探究竟的人,大部分最终都会被指引到黄宏远老人家中,这个已经年逾古稀的老渔民。一辈子在海上讨生活,老人的身子依旧硬朗,即便如此,他也记不太清楚是从何时开始,海底村庄的传说,就成了大家口中讲得最多的故事。

  有的故事说,沉睡在海底的村庄,原本住有一户恶霸,时常拦路设卡,掳走出嫁时路过此地的新娘,造成当地人心惶惶。而村里一位年迈的老阿婆,却悄悄救过几个新娘。终于,恶霸的罪行触怒了龙王,设计支走老阿婆后,便用一汪海水淹没了村庄……诸如此类,经过劳动人民400多年的演绎加工,多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海水下面所隐藏的,却是真实的历史。每逢天文大潮,海水水位走低,原本被淹没的村庄,就会以这种方式浮出水面,虽然仅能见一处戏台和残垣断壁,但水下诸多的牌坊、房屋、石桥等遗迹,无不证明着当年的惨烈景象。黄宏远老人如今虽已不再出海打渔,但仍时不时到海底村庄的海域看看,因为被他奉为珍宝的几件瓷器,就是从这里捞上来的。

  如今对于当地的百姓来说,410年的时间已经太过久远,地震灾难的印记也早已淡去。因为海底村庄的存在,让当地人每一次出海,都抱着一丝惊喜的期待。因为东寨港的出现,丰富的渔业、旅游资源给这个小镇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北港人的毗邻而居

  东寨港一路向北,海面略有收缩,即将豁然开朗之时,一座小岛伫立海上。这是北港岛,它“习惯于”被人们称作孤岛,但它并非从来都是一座孤岛。410年前的琼北大地震,让72座村庄陷于海底,也让北港与陆地分离,成了那场灾难的幸存者。

  相比起原本与之相连,如今行政区划依旧属于海口市琼山区,北港似乎与一水之隔的文昌市铺前镇更加熟络。一天30班的渡轮,以及数不清的渔船来往,北港与铺前的联系,远比同样一水之隔的塔市要来得紧密。“早上坐上一班船,到铺前镇上喝茶谈天,中午回到北港美美地睡上一觉,下午起床补网准备,晚上就得出海啦!”北港村村委会主任陈泽虎最后不忘加一句:“打渔回来,还是得去铺前卖哩!”

  面积仅仅6000亩的北港岛,显然还不是北港人生活的全部,海对岸的铺前,才是他们生活的重心所在。“记得老一辈的人说,当地震之后北港成了孤岛,对于铺前的依赖就日益加深。”陈泽虎说,岛上的孩子,基本都在铺前上着学,一来是方便,二来还是方便。

  在一间北港人常去的茶馆,若不是认识的熟客,就连土生土长的铺前人,都很难从口音上分辨出来。“不仅是口音、习俗、习惯、重大节日,我们几乎都与铺前无异,说起来,我们更像是铺前人哦。”陈泽虎笑道,多亏了铺前这个邻居,让北港在成为孤岛之后,实际上并不孤单。

  “北港地方小,物产也不丰富,能走出去的人很多,但鲜有到岛上来的。”陈泽虎说,出岛的人,首选一定是铺前镇,不仅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就算出嫁,回娘家也近。时常当铺前人摆起“公期”,还会邀请北港人一块过去庆祝。

  一场地震,也将原本隔水相望的两个地方,如今用血缘、生活、发展等等纽带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源于大地震的遗产

  如今从铺前港口坐船去北港,不过是10分钟不到的航程,方便快捷的水上交通,维系着各种物资的往来。但事实上,在410年前的那场地震发生前,铺前和北港间的距离,还更近。

  据文昌县志记载,大地震前的铺前镇与演丰镇间,仅仅是一条几十米宽的“河道”;而在当地百姓口口相传的地震故事里,同样得到了印证。如今渔业兴旺的铺前港,在大地震前却是不存在的。1605年7月13日午夜的那场灾难,让这几十米的水路瞬间变宽,河床下陷也让水越来越深。汇入东寨港的河流途经铺前与北港间的海域入海,慢慢将原本几十米宽的水路,冲刷成了如今的大渔港。

  而因为地震陆陷成海的东寨港,则因为陆陷带来的大量淤泥,加之海淡水交汇之处,鱼虾蟹贝最为丰盛;泥滩沼泽之外的良田稻产厚足,东寨港的居民们也没有愧对着灾难之后的遗产,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渔获丰富、稻米花香的沃土。

  更让人着迷的,还有沿岸那国内品种最多、质量最佳的红树林,并在1980年设立国家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赏一赏红树林景观、尝一尝地道的东寨港海鲜、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景色越来越美、生活越来越好,但410年前琼山大地震,我们并没有忘记。

  那场地震将满目疮痍的古村没于水下留给后人瞻仰,但也为后人造就了一片草林丰泽的家园。灾难固然可怕,但灾难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与遗产,值得我们好好利用与珍惜。

    
酒店宾馆
景区景点
旅 行 社
高 尔 夫
关于我们 | 旅游委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新闻发布会信息投递
琼ICP备09002009号
版权所有:海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海南旅游、海口旅游、酒店、旅行社、自驾车、高尔夫
由海口阳光旅游信息与文化传播中心维护  Email: haikoutour@163.com
旅游投诉电话:0898-66212301